施公案第429回:村老多情恭迎宪驾,贤臣略分接见乡民

施公案第429回:村老多情恭迎宪驾,贤臣略分接见乡民

  《施公案》,清代民间通俗公案小说。早期版本亦称《施公案传》、《施案奇闻》、《百断奇观》,未著撰人。现存有嘉庆三年(1798)序文,道光四年(1824)刊本,可推知它前八卷九十七回大约成书于乾隆、嘉庆年间。其故事始于说书,后经人加工整理敷演而成为528回的长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康熙年间清官施仕伦在黄天霸等江湖侠士辅佐下铲除贪官污吏、破案捕盗的故事。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第429回 村老多情恭迎宪驾 贤臣略分接见乡民

  话说计全见殷龙欲去拜见施公,当下答道:“兄长既如此竭诚,或即前去,想大人礼贤下±,也不致托故不见。他老人家惟恐开长这里必要多所应酬。他老人家是万万不肯打扰人家的。”殷龙道:“愚兄已深知大人的用意了。为今之计,咱们就往六里铺一行如何。”计全道:“使得使得。”当下殷龙即到里面换了大衣,命家丁鞴了三匹驴子,同计全、人杰三人一同出了庄门,上驴子而去。不多时刻,早到了六里铺。

  施公因人杰等赶马虎鸾未回,又因前途尚有六七十里方有客店上宿打尖,所以就在六里铺暂住一宵,明日再行打听人杰的消息。现在殷龙与计全、人杰到此,当下问明镇上的人,施公住在哪家客店。这六里铺所有的人无不认得殷龙的。因此知道施大人就在方四房居住。殷龙即带着计全、人杰等到了方四房。进得门来,先有店主人方得贵上前向殷龙说道:“你老人家很是难光顾的,今日到此,有何贵干?”殷龙道:“咱是给大人请安的。施大人现住哪里?”方得贵道:“施大人现在第三进上房内居住;他们那些老爷们,皆在第二进居住。你老人家认得吗,可要咱送你去?”殷龙道:“不消送得,咱自会进去。”说罢,即与计全、人杰往里面去。才过店堂,却好天霸从里面出来。人杰瞥眼瞧见,当即喊道:“黄叔父,你老往哪里去?计叔父与侄儿的岳父都来了。”天霸见说,即止住脚步,正要问人杰的话,早见殷龙、计全二人进来。天霸抢一步走到殷龙面前,拱手喊道:“老英雄违教了,不知老英雄到此,有失远迎,尚望勿罪。小弟本拟竭诚奉拜,实因此间寸步难离,所以早间请令郎再三上复老英雄,请安致意,不恭之至,惭愧之极!”殷龙见天霸如此亲热,当即就与天霸拉手说道:“贤弟你别要如此说了,便是咱也不知大驾遥临,未曾远接,咱们大家总不要说客气话罢。老弟,你我自从一别,老弟是升官了,现在是怎么个好法?劣兄望着老弟实是羡慕钦佩,不似劣兄老朽无能,草木同腐。”天霸道:“老英雄,你是安享田园之乐,儿孙绕膝,夫妇齐眉,何等不乐!何等不快!不似咱们勤劳王事,身非由己,东西奔跑,无一刻休息之时。”殷龙道:“这也是贤弟能者多劳,国家借重的。”计全在旁见他二人立谈起来,也不进去,这是何意呢?便说道:“你们如此亲热,何必立谈,何不请到里面坐呢。”天霸道:“荒唐荒唐!请里面坐罢。”

  当下殷龙到了里面,先与诸同人见礼已毕,然后分宾主坐下。大家又略叙寒暄。黄天霸复问:“老英雄,那马虎鸾曾否劳驾拿住么?”殷龙道:“已经敝庄丁在枯树湾用挠钩将该贼擒获,现在敝庄饬人看守,万无一失。故劣兄特地前来,一则给大人请安;二则来向大人请示,该贼是否押解前来,抑送往地方官惩办;三则劣兄尚有一件要事,与老弟斟酌,并求大人恩准。”天霸道:“马虎鸾既承协力擒获,感谢之至。稍停小弟当代禀知大人,看他老人家可否请见?但不知老英雄有何要事与小弟商量,尚乞见教。”殷龙道:“此事曾与计贤弟说过,就是为令盟侄之事。”黄天霸一闻之言,心中暗道:“咱本有此意要与他面谈,候出京后代人杰完娶,难得他先有此言,真好极了。”因问道:“老英雄如何商量,小弟无不从命。”殷龙道:“便是劣兄也知老弟无不应允,不过恐怕大人不能即时俯允,所以要与贤弟商量妥了,然后再求大人恩准。”黄天霸道:“老英雄且请说来,大家斟酌。”殷龙就将他妻子与他说的话,一一告知天霸。天霸道:“老英雄的用意未为不妥,便是小弟又何尝不可遵办。但不知大人意下如何。”计全、李昆皆在旁说道:“据某等之意,即照老英雄之言与大人说知,想大人亦可从权。若大人传见老英雄,还是与大人面言,想大人不能过却来意,某等再从旁襄赞,此事必谐;若大人不即传见,再由某等善为说辞。不知老英雄意下以为然否。”殷龙道:“诸位所见略同,就照此法。但老朽当面与大人谈及此事,恐有些冒昧。”天霸道:“不然某等进去禀明大人时节,即谓老英雄竭诚前来,一来为给大人请安,求大人光临他家,暂息征骖;二来有事面求大人。某等说了这句话,大人必要追问何事,然后某等只说老英雄须要面见大人之后,方肯面禀。如此一说,大人势必传见的。老英雄便可面禀了。”殷龙大喜道:“好计好计!就此办法。就请诸位与劣兄禀知一声罢。”

  计全道:“爽性我去,本来要销差。”说着,又将人杰带了一同进内见施公。先请了安,站立一旁。正要开口,施公先问人杰道:“小英雄,你连日辛苦了。那马虎鸾曾赶上捉住么?”

  人杰道:“马虎鸾刁猾异常,悍勇百倍,千总三番五次与他格斗,终被他逃脱。后来他误入殷家后堡,现在由千总岳父殷龙派人在殷家堡内设计将他擒住,还在殷家堡派人看守。是以千总与计伯父赶紧回来,禀知销差,并候大人示下。再千总岳父殷龙,现亦前来给大人请安求见。”施公听说,便带笑道:“这殷龙未免殷情太过了。昨日命他两子到此,请本部堂到他庄上暂住,这也是他仰慕之忱。计贤弟你可请他进来,但不知他有何话与本部堂说。”计全道:“便是参将也曾问过他。他也说道此事要求大人恩准,还说要参将与他在大人前善为说辞。参将细细想来,他也无甚要事求大人恩准,或者是为人杰的姻事亦未可定。”施公听说此话,便笑道:“计贤弟你猜的这句话,恐怕有七八分就为此事;若果殷龙是为此意,本部堂且看他说得如何,怎么样个办法,再行酌办便了。计贤弟,你且将他请来再说。”计全答应,转身出来,便将此话告知殷龙。

  殷龙大喜,随即与计全进内见了施公,倒身下拜,先将昔日误劫饷银的事谢了罪,然后又将蒙允与人杰结亲谢了恩。施公见他如此谦让,也就出位将他扶起,说道:“老英雄何必如此!当日的话,咱们一概不表。你请坐下来,咱们叙谈了。”

  殷龙还不肯就座,又再三谦让,然后才告坐,便与施公说道:“村民久感大人的恩德,亟思趋往淮安上叩尊颜,又恐冒昧不便,私衷耿耿,迄未释怀。今者大人人觐天颜,村民实系不知,有失远迎,抱罪之至。昨日故特命犬子恭请宪驾,以冀惠顾茅庐。此事本是村民越分之举,不过大人因行旌暂住此地,究觉窄隘非常,所以胆敢竭诚恭请,乃未蒙大人俯允。村民想来,还是自家未尽竭诚,以此不能速驾,所以今日特地亲自趋前,务乞光临。”不知施公答出什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首页
")